20131030新世代的親職關係 / 文:蘇曉慧 老師 / 唯有讀書高?落伍了!

 

     一位國三正要面臨會考的小男生,有天下課時就在全班同學面前對我說:「老師,你臉書上有一個朋友叫○○○的,她的照片看起來好正!她是內湖高中的嗎?」我稍微想了一下,知道他指的是哪位學生,就回答說:「哈哈!我會告訴她,有人說她很正!」接著又解釋了一下,「她是我前幾屆的學生,現在讀內湖高工,不是高中,你看錯了吧!」

 

    沒想到這位男孩子竟然說了一些至今我仍不可置信的話:「啊?那就算了。她讀的是高職喔?我以為她讀高中,還想認識一下的說……」我聽了,從心底冒出了點小小火,暫且按下,說道:「科科!那你的意思是說她讀高職,就不想認識嗎?」(上課時,我通常會隨機來場小辯論,訓練學生的臨場及口語表達能力)期待他接下來繼續「因何而想認識一個人」而展開交鋒。

 

只見這位小男孩瞇起眼睛、皺起眉頭,及「不屑」的口吻說:「是啊!我『看不起』(標示強調)高職生。」

 

當他講完這句話,我心裡的火快爆開了,但本著為人師表的身分,還是按下那竄出的火苗,遲疑了一下,眼光環視全班同學,全班學生幾乎面無表情,只有一兩個稍微瞪大了眼睛,微微顯露出不可思議卻又想當然爾的樣子。

 

其實我是很心痛的,又百感交集,下課前才剛複習一零二學年度國中九年級國文翰林版第九課、南一版第二課的選文──鄭燮〈寄弟墨書〉,才剛講到「職業無貴賤」、「天地間第一等人,只有農夫,而士為四民之末」,一下課,學生立刻發出這麼驚人的豪語:「看不起高職生」!我簡直都要丟粉筆了!他是有什麼資格去說看不起另一個人?

 

這孩子從第一堂課起就很黏我,可能是因為我是他所嚮往的大學畢業的,也可能是因為他受到家庭教育強大的束縛,我卻正好在上他們的課時鼓勵學生要看清自己的方向,並勇於追求目標,並且分享了自己的生涯規劃(這其實應該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給予的觀念,但再細說就離題了),因此他總在我下課的時候,趁著午休時間和我一起走到搭車的地方,一邊聊自己的家庭和志向,一邊也算訴苦。

 

他原本是田徑選手,他的父母親希望他好好讀書,於是從田徑隊退下,他又開始對各種語言及其他人文哲學思潮(像存在主義、後現代主義之類的)開始產生興趣,老是自己一個人跑到台北參加語文研習,又跑去圖書館借很多「課外讀物」,他的父母親反對,不斷對他強調告訴他讀書的重要,他的老師有的喜愛他,有的則對他感到無奈,因為他語文類成績還不錯,史地等社會科還尚可,但數理科完全不行。

 

父母親的學歷一位大學畢業,一位五專畢業,都是商學背景,在求學過程及人生經歷中,也許深深感到一份「完美」學歷的必要性,天天為了「課外書」起爭執;學校老師之中,則有的鼓勵他讀課外書,有的則持保留態度;補習班老師雖沒有強烈反對,但對他讀書的態度有些微詞。而這孩子也看不起補習班老師的學歷,覺得爛大學畢業,憑什麼管他?

 

我可以理解他的不安、迷惘與執著,因為周圍的「大人」們所給的建議不一致,他又很想照自己的理想方式生活,以致於經常產生觀念上的矛盾。但我仍然為了他所謂「看不起」高職生而生了氣。當下對著全班的面簡單扼要地說明了「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唸了多少書,而在於他做了多少事」。

 

我也不是第一次見識這種衝擊,這問題由來已久,從大學時代打工的時候就遇到一次。

 

當時我在學校附近一家咖啡廳打工,工作內容不外乎帶位、點餐、端盤子,還要依照客人臨時吩咐,滿足客人們的需求,由於是小小的咖啡廳,當然也要打掃環境,從店門口半徑五公尺的範圍,到店裡的洗手間,在家裡也不一定每天做這些「家事」,但在店裡,則要每天依照表訂工作項目一一完成。這些都是極為瑣碎的事,但一方面為了餬口,一方面責任心使然,每件事都得盡力完成。

 

一位父親帶著兒子到咖啡廳吃飯,吃完飯就在咖啡廳拿出考卷,當時大概是小學段考剛結束,這位父親在用餐時就一直和兒子討論學校的狀況,難免談到成績,雖然不是大聲責罵,但也聽得出來兒子的成績好像不是很理想。拿出考卷後,細細地問起哪一題不會,哪一題粗心大意,最後說了一句話:「你不好好讀書,將來要做什麼工作?要去路邊掃地嗎?」

 

又有一次,大學畢業剛步入職場,雖然是國立大學中文系,卻又不是師範體系,在求職路上極尷尬的時期,同樣為了暫時餬口,不得不四處應徵,只要是能做的,都去試試看,即使不是本科系的工作,也得去做。當時落腳於一家台北車站邊的飯店,當起外場服務生,一日午餐時間,一位衣著光鮮的媽媽帶著兒子到飯店餐廳用餐,用餐之際,大概又是成績不理想,媽媽一坐下來開始數落兒子的成績,連點餐也不放過,等到我開始上菜的時候,聽到媽媽講了一句:「你不好好唸書,將來就跟這個大姊姊一樣在這裡端盤子。」

 

這簡直是人身攻擊!當下,我很想把盤子摔到媽媽臉上,把我的高中、大學畢業證書拿出來,對那媽媽大吼:「本姑娘我正是一路您口中所謂的名校畢業的,現在還不是在這裡端盤子?」可惜我終究沒有這個膽子,冒著被「火」掉的危險,對客人不敬。服務業嘛!總是得「以客為尊」!即使那位客人沒有被尊敬的價值。

 

曾幾何時,社會的價值觀扭曲至此?我們的教育一直都以五育均衡為圭臬,而且,沒想到愈是高級知識分子的家長,竟然會說出這種不得體的話,只顯示出成人在社會染缸揉搓之後的鄙陋。進一步,在家庭教育中,再把這樣狹窄、妄自尊大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觀灌輸到下一代身上。但是,回過頭來想想,不是所有父母都擁有一份高學歷,難道要看不起父母?況且「三人行必有我師」,最可能對自己伸出援手的人也可能不是高知識份子。

 

我有一位朋友,十四歲開始打工。跟著水電師傅從學徒開始做起,因為爸爸說:「你哥哥姊姊都唸私立學校,我沒有錢讓你唸書,想唸就自己想辦法!」於是自己供自己的學費,唸高職夜間部,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一位助理工程師了。有一次我問他:「你從水電學徒做起,怎麼有辦法、有動力做到當起工程師來?這兩種工作的能力和條件畢竟有差別。」

 

他說因為某國立大學的某位電機系教授。原來是在他高中時期,白天工作、晚上唸書,有一天跟著師傅到某國立大學工作,因為工法的關係,略略擋住出入口,原本其他師生也就繞一下就算了,但是有位教授看到電機系門口被擋住,尤其擋住了他的路,對著我那位朋友大罵:「你怎麼可以擋住我的路?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這種人沒辦法想像啦!」教授盛氣凌人的姿態讓十幾歲尚且懵懂的他感到自卑又憤怒,從此開始發憤圖強,努力唸書,後來進到大企業當工程師,還曾經成為高職母校的榮譽校友。

 

他也曾經找到當年那位對他大罵的教授的聯絡方式,想要讓那個人知道,當年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小伙子,如今已經快追上那個人的腳步了,但是他後來沒有這麼做,因為,他不想跟那個人一樣。因為書唸得多,就覺得比較有出息;書唸得少,就一文不值。

 

看不起人的高知識份子很多,驕矜自大、眼高手低,令人覺得討厭;然而,所謂「沒讀書」的人卻總是謙卑,知道自己有不足的地方,因此對自己的工作兢兢業業,對周遭的人隨時「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省」,還能夠貢獻自己的能力,如陳樹菊女士、名廚阿基師、沈芯菱小姐、孫越爺爺,這些在公益活動中經常見到的名字,他們在幫助別人的時候,和學歷無關,可是因為他們的力量,使我們看見他們發揮出來的,生命的力量。什麼是人的價值?要用什麼標準來衡量?

 

國中國文課本中的選文〈寄弟墨書〉中提到;「工人制器利用,賈人搬有運無,皆有便民之處;而士獨於民大不便,無怪乎居四民之末也,且求居四民之末而亦不可得也。」提到讀書人原本應該運用自己的知識比其他人發揮所長,幫助更多的人,然而,當時的讀書人只專心於追求名利,對於其他周遭的人沒有任何可取之處;相較於現代的高級知識份子,除了功利主義之外,手不能提、肩不能舉,餘下的也只有矯情而已。這篇文章寫於清乾隆年間,距今兩百多年,現在還在「唯有讀書高」?真是夠了!兩百多年來,我們一點都沒有進步?

 

不管什麼階段的國文課程中,不乏有一些教導學生如何待人處事的課文,希望一些「人生大道理」能長駐在孩子心中,學習待人處事的道理,了解這個社會仍有許多地方需要自己的力量,將來長大了可以貢獻所學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,從身邊的每一個人開始,都能給予尊重;了解人人生而平等,了解真實偉大的樸實無華,真實智慧的虛懷若谷,真實力量的溫和蘊藉;了解「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唸了多少書,而在於他能為身邊的人、這個社會做多少事」。古今中外許多所謂「成功」的人不也是發揮自己的興趣、專長,然後以各種形式幫助其他人嗎?

 

站在高處,你可以選擇擁抱天空、俯瞰這個世界,也可以澆灌一根小草,但是當踩出踐踏腳下蟲子的那一步時,可能會重心不穩而跌落山谷。「高處不勝寒」就是這個道理。所以說「敬人者,人恆敬之」,各位爸媽,請在憂心孩子的未來發展時,別忘了教他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。

 

後來,我那位在課堂上說「看不起」高職生的學生,在臉書上發了私訊給我:「老師,早上和你講完那些話後,我回家好好想想,我的認知錯誤很大,其實行行出狀元,但是有時我的觀念還是很主觀,我想這點我會好好修正:)」

 

令人欣慰。

 

 

著作權聲明:
純青基金會線上網站刊載之內容,受到中華民國著作權法及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,當您閱覽網站內容時,此僅供個人、非商業用途之閱覽,請您遵守著作權法相關規定,嚴禁將此文章變更、轉賣、重製、改作、散布或利用網站上相關內容賺取利益,違者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感謝您的配合!

 

 

 

留言

訂閱電子報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