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1214我的家庭真可愛 / 文:Phyllis 老師 / 笨蛋,問題不在收納

 文/Phyllis 老師

這幾年陸續接過二十幾個室內設計案,屋主們不約而同地要求我規劃出足夠的收納空間。我常想,什麼叫「足夠」?是要依屋主現有的物品數量來估計?還是依兩年後、十年後的物品數量來估計?如果屋主喜歡囤積雜物,個性節儉念舊,東西永遠只進不出,那麼無論設計師精心規劃了多少收納空間,相信到頭來都不夠用。

在規劃收納空間前,清除雜物絕對是必要步驟。木作經常佔去裝修預算中最高比例的金額,除了天花板和門片,木工師傅施作最多的大概就屬櫃體。一個八尺寬的訂製收納櫃加上內部零件和隔板、外部貼皮或噴漆,至少也要四萬元。東西少,需要的櫃子自然就少,如此一來,省下的木作費用便十分可觀。再者,雜物多半不值幾文錢,花大錢釘櫃子去裝自己不需要甚至不想要的東西,無疑是浪費金錢。

對我而言,棉被也屬大型雜物。若有機會和屋主們的長輩溝通,我必然會遇到「棉被要擺哪裡?」這種問題。老一輩認為棉被是嫁妝,是招待留宿客人的必備禮數,因此家裡總習慣堆上幾床備用。可是現在房價高漲,年輕人能負擔的房屋坪數不大,留宿客人的機會也少,擺放額外的棉被來占用有限的空間實在相當無謂。偏偏年輕人的購屋頭期款有不少比例是由長輩所支付,因此只能妥協地在家裡釘上大而無當的收納櫃,並且本末倒置地縮小了居住者的活動空間。

三個大型收納櫃可能占掉一坪空間,平時用來堆放雜物的所謂「客房」至少也有兩坪大,以二○一三年第四季台北市每坪八十萬元的平均房價來計算,便有兩百四十萬元的房價虛耗在這些無用之物上。想想看,這筆錢得一般受薪階級得縮衣節食多久才能存到?如果在買屋前、搬家前、裝修前就先將雜物處理掉,肯定能少買一個房間或少釘幾個櫃子,而這一省很可能就是七位數的血汗錢。

然而有些不受長輩壓力束縛的屋主,明明沒有那麼多東西,未來也沒有增添家庭人口的打算,卻像是見不得牆面空著似的,非要釘上成排的櫃子不可。最常見的情況是,家中一旦有了閒置的櫃子,居住者便會不由自主地想買東西去填空,於是東西越塞越多,結果又得買額外的收納櫃回來擺。可以想見,下次換屋時,這類屋主還會要求訂製更多、更大的收納櫃。但這畢竟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,正確的因應之道是:我們除了「開流」,讓舊有的雜物開始向外流動,更應該力求「節源」,亦即節制物品的入侵之源。

 

自從完全「零雜物」後,我的消費模式大致如下:出發前先列出購物清單,將物品分成「必要之物」「欲望之物」兩欄,並由強至弱排出需求強度,其中「必要之物」的購買順位永遠優先於「欲望之物」。實際購入前則必須確認:

  • 買回來之後要擺哪裡?
  • 該空間的尺寸限制為何?
  • 市面上有無符合自家室內風格與色系的款式?

如果以上三點都符合,我才會查看價格。若是它的價格即便以現金支付也不會造成財務或心理上的負擔,我就會出手購買。

  以現金支付,指的是不賖帳的消費方式。我雖使用信用卡,但從不欠款。換言之,我不曾因為購買物品而造成銀行債務(房子除外,我還沒富有到能以現金買樓)。設計優良、不占空間的物品多半比較貴,如果現金不夠,我會延遲消費,等錢存夠了再買。我最不願意做的事,就是因為錢不夠而被迫買下占空間或醜不拉幾的物品擺在家裡。

心理上的困擾指的又是什麼呢?那就是,儘管我能以現金購買某樣自己喜愛的物品,但如果相對於我的收入,它的價格高到一個程度,令我使用時膽戰心驚,深怕碰壞它、刮傷它,帶它出去又擔心弄丟或被搶,那麼這種東西我也不買,因為它帶給我的心理壓力遠勝於擁有它所帶來的喜悅。

我知道很多人買東西會先看價格,並且只看價格帶以內的款式,可是這常常造成「將就」的情況。我曾是亂買雜物回家堆放的人,近五年的「青豆化」過程讓我了解到,消費這回事最好不要以個案來看待,在一定的期間內進行通盤的檢視與取捨,才能買到品質好又能令自己開心的物品。

比方說,本月份某甲有一萬元可以花,他想買A、B、C三樣物品,預算各是三千、五千、兩千。如果他在三千元的價位內挑選A這樣物品,他有可能挑不到真心喜歡的款式。可是若能通盤檢視本月份的購物計劃,某甲或許會發現只有A才是必須品,B和C其實可有可無,因此購買A的預算便可以拉高。這麼一來,他不但可以買到真心喜歡且經久耐用的優質物品,甚至還有機會存錢。

 

我在「零雜物」講座上經常分享以下觀點: 

不執著於數字不是非把物品減到某個數量不可,例如只能留一百件衣服或五十本書。重點在於去除你不需要也不想要的,同時別讓物品的數量超過現有收納空間的容量。

不排斥消費我不是要求大家都不買東西,搞到經濟倒退,而是期待大家能夠更有意識地拒絕衝動購物。當然也別為了自己用不上的滿額禮或贈品而湊數,進而買些自己並不需要或不是真心想要的東西回家。

重質不重量以衣服為例,與其買三件路邊攤的便宜貨,不如拿這筆錢去買件質感好一點的上衣。劣質品可能洗幾次就鬆垮、褪色,很快就會變成垃圾。買好一點的衣服既能穿久一點,也能主動減少垃圾。

鼓勵優質商家拒買可能含有毒素或做工不佳的劣質品或便宜貨,做不成生意的黑心商家自然會被淘汰。多支持有信譽的商家,讓他們的經營能夠長長久久,這也算是消費者之福啊!

發揮創意巧思動動腦,讓現有物品發揮多種用途,或是把一件衣服當成三件穿。看看自己「有」什麼,而不是「沒有」什麼,這麼做可以激發自己的想像力、創造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,也可以讓自己少買一些東西回家。

替背包減重東西少,移動更快速,精神上的負擔也會減輕許多。

為人生減速消費前深思熟慮,就不會買下不必要的東西,把一堆帳單攬上身。少了需要支付的帳單,別人在加班,你反而可以在家翹腳捻鬍鬚。

不要毒害地球大量的生產製造和運輸會毒害地球,不買劣質品,讓垃圾減到最少,天空自然可以更藍,地球自然可以更綠。

 

根據統計,居住在二十七坪公寓中的日本家庭,屋內平均擁有超過四千件物品,這是相當驚人的數字。吉田太一便在《遺物整理商看見了》一書中問道:「你的珍藏哪天會變成『遺物』呢?」在處理往生者遺物的過程中,他見過數量龐大的A片收藏,也清除過淹沒地板、高度及膝的雜物堆,甚至還整理過惡臭撲鼻、垃圾整整堆了八年沒倒過的神秘豪宅。這些遺物不僅反應了往生者的生活樣貌,大量的雜物與收藏更為家屬們帶來了十足的困擾。

 

七十七歲的曾野綾子在《晚年的美學》一書中提到,她有個朋友為了清理婆婆留下的一千多袋遺物,花了半年的時間。可是她母親生前就把所有衣服都送人,只留下兩件和服和毛衣,以及搭配和服穿的一雙夾腳拖鞋。母親往生後,他們才花半天就將遺物整理完畢。「讓任何物品都消失無蹤,是往生者對世間所表現的最高敬意,子孫們只要懷念亡者即可。…晚年的義務,即是不要強迫別人記得他。」

 

不重要的東西才會被稱為雜物,但這些不重要的東西,卻在生時影響我們的居住品質,在死後影響家屬的生活品質。從收納談到清除雜物再談到遺物處理,我想表達的是,擁有龐大的收納空間或學會收納技巧並不是解決「收納」問題的萬靈丹,重點在於調整心態並去除囤積雜物的惡習。時時考慮死亡這件事,記著自己「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」,在不傷害地球、不影響他人的前題下用力享受人生,才能幫助自己有效地遠離雜物。坐而言不如起而行,大家不妨趁著歲末年終一起行動吧!

 

著作權聲明:
純青基金會線上網站刊載之內容,受到中華民國著作權法及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,當您閱覽網站內容時,此僅供個人、非商業用途之閱覽,請您遵守著作權法相關規定,嚴禁將此文章變更、轉賣、重製、改作、散布或利用網站上相關內容賺取利益,違者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感謝您的配合!

 

 

 

留言

訂閱電子報

Back to Top